校董會主席、校長、各位榮譽博士領受人、各位嘉賓:

我感到萬分榮幸,今天能獲得我曾經工作近10 年的香港科技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並代表其他幾位傑出的榮譽博士學位領受人在這莊嚴的畢業典禮上講幾句話。畢業典禮是今天在座的,即將從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的本科、碩士和博士生的最後一堂課。各位一定對自己的未來有許多規劃和憧 憬,能否實現,取決於自己的努力,也決定於走出校門以後的外在大環境。作為一名經濟學研究者,曾任科大老師,我想利用這最後一堂課,和各位分享一下我對當前世界和中國經濟的看法。

當你們走出校門以後的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國際經濟尤其是發達國家的經濟,很可能會陷入發展相對緩慢、失業率高、政府債務不斷積累、貨幣政策寬鬆、風險加大的新常態。目前國際關注的焦點是歐債危機,希臘、西班牙、意大利等南歐國家,如果得不到歐洲央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緊急援助,可能觸發新一輪嚴重的國際金融經濟危機。但是,這些國家如果不採取降低工資、減少社會福利、縮減政府開支、降低金融機構杠杆等結構性改革以提高競爭力,緊急援助就像止痛藥,緩解一時後,同樣的問題又會捲土重來。

然而,結構性改革短期內會減少需求,增加失業,原已嚴重的失業和社會問題會雪上加霜,政治上難以推行。日本從1991年泡沫經濟破滅以來,必要的結構性改革已經被推延22 年;美國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結構性改革也尚未施行,問題的嚴重程度不亞於歐洲。歐美等發達國家可能會重蹈日本的覆轍,陷入長達10 年或更長時間增長乏力的困境。

和各位關係更密切的可能是中國未來經濟的發展。中國內地自1979年的改革開放以來,取得了年均9.9%的奇跡式增長,就是在發生全球金融經濟危機的過去四年,年均增長率也高達9.6%。然而,自去年年初以來經濟增長率節節下滑,到今年第二季度已經跌破8%,現在國外看淡中國發展,認為中國經濟即將硬著陸的論調此起彼伏。到底中國經濟將何去何從?

中國經濟當前的減緩主要是因為出口減速以及始於2008年年底的積極財政政策接近尾聲,投資增長速度下滑所致。但是,即使未來外部環境相對不佳,中國仍然很可能維持比較高的經濟增長。一是中國產業升級的空間和地區發展的差距都很大,投資回報率高的專案很多。二是反週期財政運作還有很大餘地。包括地方政府擔保投融資平台在內的債務只有GDP的40%,在國際上仍屬較低的水平。三是儲蓄率高、外匯儲備豐富,投資上不會出現受「資金與外匯雙缺口」制約的現象。此外,中國還可以充分利用後發優勢加快增長。2008 年中國人均收入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僅為美國的21%,相當於日本1951年、新加坡1967年、台灣地區1975年、韓國1977年與美國的差距。在此水平,日本維持了20 年年均9.2%、新加坡8.6%、台灣地區8.3%、韓國7.6%的經濟增長。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發展軌跡跟東亞經濟體非常相似,這些資料說明中國還存在20年年均8%高速增長的潛力。

如果上述潛力能夠挖掘出來,到2030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可能達到美國的一半,中國可能成為總規模為美國兩倍的世界最大經濟體。如果實現了,這將給在中國工作的各行各業人士創造無數的機會。以財富500 強的企業為例,2002年入選的中國企業只有11家,而美國則有196家。2002 年時,美國經濟總體規模佔全世界的32%,而當年中國經濟的總體規模僅為全世界的4.2%。到2011年,美國經濟在世界的比重降為23%,500強企業也從196家減少為140家;中國經濟佔全球經濟的規模則增加為9.8%,中國入選的企業也增加到57家。因此,如果上述潛力能發揮出來,到2030年中國經濟佔世界經濟的比重可能超過25%,財富500強的企業可能達到150家。

當然,上述潛力的發揮需要中國各級政府以及社會各界人士,包括在座的各位嘉賓、老師和同學們的攜手努力,克服中國在經濟發展和社會轉型過程中必然存在的各種矛盾和衝突,以及來自地區和國際的各種外在挑戰。但是,就是因為有這些困難,作為能夠幸運地接受良好教育的社會精英,包括今天的畢業同學們的存在才有價值。我期盼著今天畢業的同學們,不管將來從事何種行業,能夠立下宏願,在追求個人事業的發展的同時,也對香港、內地乃至大中華的發展做出貢獻!今天全球經濟低迷,走出危機的關鍵在於由局部的快速增長給失業率高、債務負擔重的發達國家創造結構改革的空間。同學們,貢獻於你們自己的事業和香港、內地以及大中華的快速發展,也將貢獻於全球的和平發展!